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宗教政策

宗教政策

互聯網時代世界宗教的新形態

作者:本站 日期:2017-8-14

  一、從世界范圍來看,宗教出現在網絡大致可以分為以下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為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末,這是部分宗教嘗試利用網絡傳播的醞釀期;第二個階段為20世紀90年代初至90年代中期,較具規模的宗教團體不僅設宗教網站,而且挖掘、利用網絡功能經營教團、對外開展傳教活動。第三階段為20世紀90年代后期至今,是網絡上宗教快速發展的階段,開始出現了一批前所未聞的“網絡宗教”。

  人類社會進入20世紀后半葉,隨著宗教世俗化的不斷加深,傳統的宗教活動在全球呈現出衰退的趨勢。伴隨信眾人數減少,全球各種宗教組織的力量也在不斷減弱。為了改變這一現象,世界各國諸多宗教團體都努力尋找新的傳教與活動方式。因應這一需求,利用電視、廣播等媒體的傳教開始興盛起來,它已蘊含了日后出現的“網絡宗教”的許多特征。到20世紀80年代末,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普及、應用和發展,一些獨立的有關宗教的網站開始出現。進入20世紀90年代,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大批宗教相關的網站露出水面。在這一階段,世界上一些較大的宗教團體、教派開始紛紛在互聯網上設立自己的主頁來努力宣傳自己的教團,吸引更多信眾。在這一階段建立的宗教網站,主要有以下幾個特征:一是宗教團體多以設立宗教網站的方式表明自己的存在;二是這些宗教網站基本上都是由規模較大的正規的宗教團體建立的;三是網站大多以單向發布信息為主,較少提供雙向交流平臺。這些宗教網站的主要功能是向大眾傳播宗教知識,培養和鞏固信眾的宗教信仰;提供與宗教相關的資源、信息;成為宗教團體內外聯絡溝通的渠道,通過網站及時向外界發布訊息。

  而90年代中后期則是宗教在網絡上發展迅速、影響力日趨擴大的階段。這一階段宗教網站的主要特征:一是除了各大宗教團體之外,許多小的宗教團體、地方的宗教分支機構乃至個人都開始設立自己的宗教網站或網頁;二是宗教網站不僅僅是發布信息的平臺,也開始承擔雙向的信息交流功能,成為了教團與信徒、信徒與信徒間溝通交流的重要平臺;三是許多信息化手段也開始出現并大量運用;四是一些寄身于網絡虛擬空間的新型宗教開始顯現端倪。

  二、以互聯網普及率高且宗教市場較活躍的日本為例,其宗教網站的基本功能主要包括:

  (一)“宗教自由超市”的形成。通過平面網站以文字、圖片、視頻、音頻的方式直接提供包括宗教教義、典籍、解說、宗教相關活動等在內的宗教信息是日本新宗教各教團最早開始利用信息化手段傳播自身宗教教義的嘗試,也是到目前為止最為主要的方式。除了個別個性化宗教團體和一些屬于教團內部的信息外,這些宗教相關的信息被完全以公開的方式提供到網絡上。在日本社會,任何一個可以使用網絡的普通人都可以通過直接登錄網站或利用搜索引擎,直接找到自己需要的宗教信息。這種宗教信息提供方式的改變給宗教信仰生活帶來了深刻變化。首先,過去由教職人員掌控的專業宗教知識直接擺在一般民眾面前,信徒可以選擇自己所需的信仰。其次,信徒的宗教生活超越時空,得到多元發展。它意味著一個居住在北海道的人可以坐在家里,通過視頻與自己喜歡的沖繩巫師探討關心的問題;也意味著一位充滿好奇的基督徒同樣有機會在網絡上自由瀏覽伊斯蘭教的相關內容。互聯網的這種功能促使日本社會形成了“宗教自由超市”,即信徒們可以根據網絡上提供的各種信息判斷并選擇適合自己的宗教類型,而不再受到時空、知識、偏見等因素的制約;同時當他們認為自己的選擇有誤時,可以輕松地摒棄前者,去選擇其他宗教。

  (二)電子郵件。隨著電子郵件的普及應用,互聯網對大多數人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網絡的雙向交流或多向交流,而短信技術與網絡的結合使人們可以直接通過手機終端查收和發送電子郵件并瀏覽網站,這進一步將幾乎每一個生活在現代社會的人都納入到互聯網的范圍之內。通過電子郵件的宗教信息傳播有以下一些特點:首先,這種模式改變了平面網絡被動性的傳播方式。在平面傳播方式中宗教團體本身不能控制也無法預知有什么人、有多少人、會在什么時間登錄網站并觀察網站的哪一部分內容,而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則可以準確地在自己確定的時間內將自己希望傳遞的信息發送到指定的對象,而且,這種發送極為便捷并可以在短時間內不受限制地進行大量發送。其次,這種通過電子郵件的傳遞方式還帶有一定的連鎖傳遞性。由于每一次信息的接受者,同時也具備發送信息的功能,而電子郵件的快捷與便利又使得這種再傳遞變得極為簡單,這就使得某些特定的宗教信息往往會在網絡上呈爆炸式傳遞,帶來極大的社會影響。第三,電子郵件傳遞的宗教信息本身是可逆的,信息的接受者完全可以通過網絡向信息發布者提問、質疑、討論、爭執,從而使得信息發布者與接受者之間形成交流,并實現信息的共享與互動。第四,由于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發送宗教信息的成本很低,同時其發送者的真實身份也很難被辨別,這就使得網絡上電子郵件傳遞的宗教信息魚龍混雜,其中包含大量的虛假信息。而網絡中各接受者在再次發出這些宗教信息時,又時不時地會注入一些自己的主觀意見,這就使得這些宗教信息更加混亂。

  (三)網絡論壇與個人博客。日本各大門戶網站與宗教網站都會為互聯網用戶的在線交流提供相應的網絡平臺。網絡論壇與電子郵件出現的時間基本相當,它主要是為了給互聯網使用者提供一個交流的固定平臺。很快這些固定的平臺便由討論話題與使用人群的不同分成了很多不同的板塊,而其中宗教相關的板塊一直都是討論極為活躍而熱烈的部分。宗教相關的網絡論壇大體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類是以同一宗教或派別為核心,信徒在聊天室中交換各自對本宗的理解,詢問解疑、交流心得,分享各自的宗教體驗,發布宗教活動的信息;另一類則不拘泥于宗派或教團,人們往往因為共同的經歷而比較自由地聚集起來,相互分享各自的經歷并安慰與開導彼此,這一類宗教形式往往被稱為“治愈系”宗教活動。在這樣的論壇中往往存在著一個或幾個主導型的人物,他們或者是某宗教的教職人員或者則是某論壇的資深人士,他們在論壇中往往扮演維護秩序、提供最重要的宗教性解釋的角色。這種網絡宗教論壇其實已經出現了“宗教互助組織”的特征。而在個人博客中,人們對宗教的描繪完全進入了一種個性化的傾訴之中。由于在網絡中個人現實身份的消失隱去、不再受紛繁復雜的社會秩序和社會關系的限制,使得很多在日常社會中無法宣泄的情感在網絡空間中得到了較自由而全面地釋放。當一個人處在自己的博客中時,個人是可以直接面對自己的神靈展開傾訴的,由于個人在自我網絡空間的絕對權威,因此,在這個空間中可以獲得近似神靈的絕對的話語權,這使得個人在網絡空間中也可以感受到濃厚的宗教性的一面。博客是私人空間,但在互聯網上則是開放的,因此,對社會的影響日益顯現,而博客的個人運營與社會化管理也將成為重要的課題。

  三、信息化正在改變著每一個人的生活,信息化對人們生活的直接影響應是人與人之間交往方式的改變。互聯網通過個人電腦和手機的普及為社會成員提供了新的生活方式。即以往信息的傳遞是由信息的開發者負責發布、傳遞,而信息的接收者通常是被動地接收,因此兩者被明確區別開來。而信息技術使兩者之間的區別越來越模糊,一個人可以接受信息,也可以發布信息。信息的交流可以是雙向的或多向的。這樣一來,人們的交往方式發生了根本變化。

  信息化的上述特征對宗教生活的影響極為深刻。過去宗教教團所擔負的是提供宗教信息和組織經營教團的職責,而傳遞宗教信息的手段,主要是通過在特定宗教活動場所,通過特定教職人員傳遞到信眾,即傳教的方式主要采取面對面的單向傳遞方式。這是信徒在宗教生活中獲得宗教信息的重要甚至唯一渠道。而在信息化時代,人們通過互聯網所接觸到的信息豐富多樣,各種各樣的宗教出現在人們面前,人們可以在公開、公平的環境中加以選擇。由此可以想見,宗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在信息化的推動下,宗教為爭得一席之地,不得不“轉型”或因應信眾需求“開發新產品”了。

  信息技術催生的新的宗教形態業已出現端倪。在互聯網時代,人們甚至可以在自己的房間里,對著電腦畫面禮拜、禱告、懺悔。不過,這些被信仰、膜拜的對象是與其個人或情趣相投的小群體所設,他們獨自享用充滿神秘色彩的宗教氛圍,不受任何干擾和限制,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因此,人們甚至沒有必要在特定的時間、去特定的宗教活動場所開展宗教活動,只要有電腦和網絡,無處非道場;也沒有必要面對教職人員,因為在互聯網上,自己的身份可以為一個虔誠的信徒,亦可以為教職人員,宗教生活中“垂直”的秩序觀念因此被打破。個人的宗教生活不再受社會的條條框框和教團的清規戒律約束,甚至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來隨意改變所信仰宗教的結構和內容。當需要精神上的溝通和交流時,他們就與互聯網上未曾謀面、卻有著共鳴的人一起,用自己熟悉的語言無所拘束地交流有關宗教生活的一切而不必考慮任何社會責任和習慣,因為這是“虛擬真空”。信息化不僅促使宗教跨越國境、跨越民族自由傳播,而且它還將宗教的創造者和享用者合二為一。此外,目前正在形成一些“網絡宗教”教團。此類現象,恰好印證了后現代社會中宗教越來越成為“個人”范疇的傾向。這不僅意味著社會的變革,同時預示宗教生活的深刻變化。

  我曾在《現代日本的新宗教》一書中,將這一類宗教現象歸為當代世界新宗教中“新新宗教”現象的一部分加以考察,并預言伴隨信息化的急速發展,互聯網上大量涌現“新新宗教”的時代即將到來。信息化使傳統宗教走向全球化成為可能,同時也孕育出了一批新型宗教。在中國宗教學界剛剛著手對新型宗教開展研究工作時,更加復雜而多樣的新宗教形態正在悄然形成。這類以網絡為生存空間和活動平臺的宗教新形態,暫且可稱之為“網絡宗教”。 

  四、互聯網的進步客觀上推動了社會的變革與發展,但其負面的影響亦顯現出來。

  就網絡生活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而言:網絡對我們社會生活的影響中,必須關注的是虛擬空間中的“我”的問題。隨著聯系裝置(界面)的逐漸轉變,人與機器的連接更為緊密,人逐漸適應這一環境的過程,其實也是將自我投入到其中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進入會引發對人的真實面目的懷疑。猶如煙火誘惑燈蛾一樣,跟著軟件的設計者陷入光芒的迷宮中,不停地走下去,陷入數據風景中,在迷茫恍惚時,系統的語言和處理方式卻達到了支配人心性的境地。隨著這種接觸越發頻繁,人會進入“交感的幻覺”,真正的“我”又會身處何地呢?

  人本來的身體運轉是依靠內在的生物體能量,而網絡世界使得用戶從這種生物體能量中被徹底剝離出來。研究表明,其中最嚴重的危險就是人們會逐漸喪失對自己內部狀態所擁有的感覺。正如很多學者憂慮,“信息焦慮綜合癥”會吞噬人的“意義處理能力”。人們的意識一旦固定在信息之上,感興趣的范圍會被縮小,如果糾纏于片面的零星的知識,就會失去知識彼岸的真正的“智慧”。而宗教世界本身就具有諸多“虛擬”要素,宗教的“虛擬”與互聯網的“虛擬”相結合時,人們是否還能清醒地辨別“虛實”呢?有關互聯網的問題及其影響尚處于進行時,因此,諸如此類的問題值得密切關注。

  在我們關注互聯網時代的宗教現象,特別是探討當代的“網絡宗教”現象時,尚無法嚴格規范互聯網的社會現實,使得人們不得不為各種各樣的“網絡信仰共同體”可能帶來的復雜的社會影響而擔憂。網絡世界中出現的五花八門的“虛擬教堂”“虛擬寺廟”“虛擬道場”是傳統宗教的延續,還是新型宗教的端倪?“虛擬”的宗教與“虛擬”的網絡相結合時,宗教將以怎樣的面貌出現在“新新人類”面前?

  互聯網對社會各個方面的影響尚未充分顯現,相關研究方興未艾。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未來人們的生活離不開互聯網,而人們通過互聯網平臺享用的精神文化生活遠比過去復雜多樣,21世紀人類利用互聯網平臺,將呈現怎樣的宗教及其宗教生活呢?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