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宗教政策

宗教政策

在法治軌道上促進宗教事業發展

作者:本站 日期:2017-8-14

  在剛剛結束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用“八個必須”概括了當前統戰工作的重點內容,其中對于如何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提出了4項要求,即“必須堅持中國化方向,必須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必須辯證看待宗教的社會作用,必須重視發揮宗教界人士作用,引導宗教努力為促進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文化繁榮、民族團結、祖國統一服務。”由此看出,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新時代,宗教工作的核心任務就是要堅決貫徹落實黨的宗教政策和統戰工作方針,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在法治的軌道上規范調整宗教團體和宗教活動,確保宗教領域的和諧與穩定。

  第一,推進宗教事務的法治化,應當正視宗教的獨特社會文化價值,采取切實措施,落實黨的宗教政策,依法保護宗教團體、宗教場所的合法權益。

  千百年來,人類的宗教活動以其悠久的歷史傳承、獨特的儀式儀軌、多樣的建筑格局與形態、豐富的經籍文典表現其精神追求,從而成為了具有深刻文化內涵和組織、信仰與實踐的文明集合體。在當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的新形勢下,我們應該轉換以往將宗教傳統文化一概視做封建迷信的老觀念,尊重宗教、保護宗教。在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前提下,大力傳承優秀的宗教文化傳統,依法保護宗教財產和宗教場所的活動自由。這方面一個十分緊迫的任務是,花大力氣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宗教場所被其他單位占用,寺廟宮觀“被承包”的問題。

  北京市東岳廟就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這座由元代“玄教”大宗師張留孫創建的道教建筑群,地處朝陽門外,規模宏大、氣勢不凡,主祭道教神祇當中的國家社稷保護神——東岳大帝,在元、明、清三朝的國家祭祀體系與政治文化中占有特殊的地位。700多年來,東岳廟不僅薪火相傳,而且其廟宇建筑、廟觀格局、廟內藏碑均有極高的文化價值,既是法脈延綿的正一派圣地,又是了解和研究道教文化的極佳場所。然而自2008年東岳廟對外開放以來,其作為宗教場所應有的作用始終難以發揮,某些機關單位以種種理由拒不歸還廟觀的完整產權和管理權、使用權,歷史上還進行了許多傷害道教人士與信教群眾宗教情感的改建工作,非宗教團體存在借“東岳廟”之名塑設神像、制售宗教法物、為信眾祈福等非法宗教活動的現象。雖然學術界、宗教界等各方人士不斷呼吁及提案,卻收效甚微。究其原因,一是某些部門法治觀念不強,沒有正確理解和落實黨和國家的宗教政策;二是錯誤理解宗教文化內涵,在經濟掛帥的思維驅使下,將宗教場所當成謀取利益的工具。殊不知,“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從歷史與文化等多個角度考察,東岳廟民俗繁盛之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作為道家圣地的主體內核,自元、明、清以來積淀了豐厚的文化底蘊。宗教是里,民俗是表,民俗文化的發展必須依靠宗教的傳承和宗教自身的發展,而絕不是片面地將之保護和改造成一個缺乏實踐性和生命力的“民俗博物館”。有學者指出:“北京東岳廟‘廟會’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正是道教以傳統特有的祈祥祝福、許愿禱告、升表懺悔儀式體現核心精神獨特的、鮮活的價值存在。”2015年5月16日,為貫徹落實《宗教事務條例》,根據十部門《關于處理涉及佛教寺廟、道教宮觀管理有關問題的意見》要求,北京東岳廟正式懸掛宗教活動場所標識牌并舉行了隆重的揭牌儀式。在筆者看來,這是弘揚和諧理念、惠澤人群的正本清源之舉,可喜可賀,應該大力倡行。

  第二,推進宗教事務的法治化,應當提高領導干部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的能力,正確對待和處理宗教問題,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發揮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的積極作用,創新設計和制定切實可行的宗教政策,把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的力量凝聚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上來。

  面對我國當前特殊而復雜的宗教形勢,在法治的軌道上促進宗教事業的發展是必然要求、必由之路。目前,我國基本形成了以《憲法》第36條為引領,《宗教事務條例》為基礎,以眾多相關行政法規、規章、地方性法規為補充的宗教法規體系。宗教法規體系的漸次形成不僅是我國長期宗教立法實踐的必然產物,也體現了國家在宗教領域實行依法治國、以法律手段取代單一政策手段管理宗教事務的堅定決心,是黨的歷來宗教工作方針政策的制度化、法律化的具體表現。

  推動宗教事務法治化進程,落實黨的宗教政策,其核心是依法保護宗教信仰自由。對此,一方面存在新中國成立后“左”的時期全面否定宗教的歷史欠賬,另一方面則需要因應新形勢下人民群眾的宗教的合理需求。我們要在堅持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基礎上,順應社會經濟發展的形勢需要,認真分析當前問題,深入研究治理規律,既要有對正常宗教活動精神層面的引導,也要滿足宗教活動場所新建和宗教財產保護等物質層面的要求。應不斷完善黨的宗教工作方針政策,創新優化宗教管理體制機制,制定出切實可行的法律對策,統籌協調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法治社會建設,處理好執政黨與宗教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信教者與不信教者之間、宗教內部不同派別或組織之間的關系。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培養造就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合法公民和宗教后備力量,促進宗教關系總體和諧穩定。

  第三,推進宗教事務的法治化,應當加強宗教財產的法律保護,明晰產權,定紛止爭;明確宗教團體定位,落實教職人員權益及社會保障。

  宗教財產是宗教活動的物質基礎和宗教信仰自由的保障,其在法律上的清晰界定和全面保護對促進宗教事業發展具有重大意義。加強宗教財產的法律保護是推動宗教法治建設的關鍵環節。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發布的一系列政策性文件和國家頒布的法律法規中雖然均有宗教財產保護的相關內容,然而在實踐當中,宗教財產權屬關系不明導致的社會亂象比比皆是,宗教團體及相關利益主體之間的宗教財產糾紛頻頻發生,商業化、市場化浪潮的沖擊嚴重擾亂正常宗教活動秩序,損害了宗教界的權益與形象。要解決當前我國宗教財產政策法律保護的現實問題,必須在黨和國家的宗教政策與現有法律體系框架內,按照符合宗教教義的要求、尊重信教群眾的意愿、尊重標的物的歷史傳統這3個具體維度考察和完善。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和社會各界應當在高度重視和發揚宗教的積極作用上達成共識,切實保障宗教法人地位與宗教財產權利,從而促進宗教的健康發展、社會的和諧穩定。

  筆者的具體主張是:(1)確立宗教團體、宗教活動場所的宗教財產所有權,按照不同的歷史成因和財產運營情況,依法保護國家(或集體)對宗教財產的所有權,依法保護私人對宗教財產的所有權。(2)優化宗教團體登記制度,明確宗教團體具有法律上的社會團體法人資格,享有社會團體法人的相應權利和義務。現有各級各類宗教團體按照《民法通則》和有關社會管理法規,在民政部登記注冊,享有社會團體法人資格,享有社會團體法人的相應權利和義務。(3)依《憲法》和《宗教事務條例》,創設宗教場所法人制度,寺廟堂觀等宗教場所按照《宗教事務條例》和國家宗教事務局規章,在宗教局登記注冊,享有宗教場所法人資格,享有宗教場所法人的相應權利和義務。(4)在宗教團體和宗教活動場所的利益分配方面,主要的宗教財產,如宗教活動場所所占有的土地、房屋、非國家所有的文物及教職人員生活所需的其他財產應歸宗教場所法人所有。而宗教團體的角色應定位于維護宗教界合法權益的協會組織,在宗教財產的分配上居于次要地位。(5)建立宗教財產監察人制度,強化對宗教財產目的性使用的內部監督。同時,賦予主管機關一系列主動權限,變目前的主管機關對宗教財產的消極性監督為積極性監督。課予宗教財產管理人向社會公眾公開宗教財產相關信息的義務,發揮社會監督作用,彌補政府監督之不足,減輕主管機關的監督責任,從而形成宗教財產管理人的良性競爭。(6)加強宗教行政管理部門和宗教團體自我管理職能,堅決制止亂建寺觀和各種借教斂財行為。(7)發揮政府管理和宗教團體、宗教活動場所兩方面的積極性,逐步采取法律和政策措施,落實教職人員權益及社會保障。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指出,“高舉民族大團結旗幟,依法妥善處置涉及民族、宗教等因素的社會問題,促進民族關系、宗教關系和諧。”對于現代國家來說,管理宗教、處理宗教問題的方式始終不應該離開法律、偏離法治的軌道。保障宗教活動順利開展與宗教財產的合理利用,堅決維護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法治軌道上促進宗教事業的發展,既是尊重文化多元的文明體現,也是推進法治中國與和諧社會建設的要求和必然。

  經過改革開放30多年來的大力發展,我國宗教事務實現了從政策主導向依法管理的轉變,初步形成了有關宗教事務管理的法規規章體系。展望未來,我們要凝聚全黨、全社會對“宗教信仰自由”的理解與共識,依法管理宗教事務,持續推進宗教事務的法治化進程,將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事務、宗教活動納入法律治理的總體框架之下,積極提供發揮宗教正面社會功能的法律保障與制度平臺,有效利用宗教活動當中對社會發展、生態保護、道德塑造和文化進步有益的因素,使之成為新時期凝聚人心、提升道德、促進社會穩定和諧的重要力量,成為實現富強、民主、文明偉大“中國夢”的重要力量。

(作者馮玉軍系中國人民大學法律與宗教中心主任、北京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