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書畫經典 >書畫知識

書畫知識

清代花鳥畫的發展

作者:本站 日期:2017-8-14

一、惲格以外的花鳥畫家

惲格的花鳥畫風格的明麗之得人喜愛,和他所描繪的花卉品類的豐富,使他開辟一個畫派,并被認為是花鳥正宗。

直傳惲氏衣缽的花鳥畫家有馬元馭和惲氏之甥張子畏、女惲冰等人。但馬元馭作水墨居多,保持了惲格的筆墨活潑生動的特長。

和惲格的常州派并立的當時有王武一派和蔣廷錫一派。

王武,字勤中,號忘庵,長洲人。和惲格同時,年歲相若,繼承明代陳淳、陸治以來傳統的畫法,鉆研前人功力很深,寫花鳥信筆渲染皆有生趣。王武的風格不如惲派的細膩柔美,但又有疏朗飄逸的風致。

蔣廷錫(公元一六九五——一七○二年),字揚孫,一號西谷,一號南沙,常熟人。是康熙年間以莊重的畫風而有廣泛影響的花鳥畫家。蔣廷錫位至宰相,有較高的政治地位,而與惲格的以布衣終身,王武為中落的舊家子弟不同。蔣氏多作勾勒敷彩,也有類似南田的逸筆寫生,但作風大為規矩。蔣氏的作品為皇帝左右的人們所貴重,這也助成了他在藝術領域中的地位和影響,在他之后也蔚然形成一獨立的畫派。

雍正乾隆年間的鄒一桂(號小山,無錫人)是獨立于惲、王、蔣派之外的花鳥畫家。他的風格較接近蔣廷錫,而以設色明凈、清古冶艷著稱。他曾著《小山畫譜》一書,對于一百一十五種花草和三十六種洋菊的花葉蕊的狀態和顏色都作了非常認真的觀察,而記述了其特點。這就使他作為花卉畫家,積蓄了豐富的知識,并以之作為基礎新創了各種描繪方法。他曾作《百花卷》表現了他的繪畫能力,而得到重視。

二、揚州八怪
 
乾隆時期是花鳥畫藝術發展中的一個重要時期。各種畫派都有一些能手活躍在畫壇上,同時,一些代表著深刻變化的富于個性和新的氣息的畫家出現了。他們就是所謂的“揚州派”或稱“揚州八怪”的一批畫家。

“揚州八怪”是汪士慎(字近人)、金農(字冬心)、黃慎(號癭瓢)、李■(字復堂)、高翔(字西園)、高鳳翰(字南阜)、鄭燮(字克柔,號板橋)、羅聘(字兩峰)、閔貞(字正齋)、李方膺(字晴江)等人,其中并不完全是花鳥畫家,但主要是花鳥畫家(八怪的名字各書也不盡同)。他們各有自己的風格,但有共同特點而與清代初年其他各花鳥畫家不同。他們以徐渭、陳道復和石濤的方法,大肆奇逸的筆墨,發揮了個人的創造(圖353、354、355、356)。

他們的產生也是由于時代風氣的變化。乾隆年間書法藝術在風格意趣上開辟了新的道路,長期以來受朝野上下尊崇的“帖學”,即從王羲之、王獻之父子以來書跡匯刻而成的各種“法帖”,人們對之逐漸失掉了信心,轉而重視古代的碑碣刻石,而特別是魏晉南北朝楷體初興時期的刻石。這種石刻筆劃間多波磔,很有鋒芒,非常遒勁有力,和一向為人喜好的纖弱的已喪失了活力的“臺閣體”書法風格完全不同,這種書法風格愛好方面的變化是在時代生活影響下美學思想的變化,是中國繪畫藝術中近代畫風的開始。

揚州派出現以前的花鳥畫派,無論是惲、王、蔣、鄒,所表現的藝術風格在基本上是一致的:蘊藉和雅,精工妍麗,筆跡宛轉,敷彩柔美。他們在描繪多種多樣的花卉的方法上大大開拓了表現的范圍,但在藝術風格上是拘囿于象“臺閣體”書法一樣的傳統趣味中。

揚州派的富有個性,突破了傳統的美丑界限的風格是帶有反正統的異端的意義的,其興起于揚州也不是偶然的。正因為揚州是距離宮廷藝術風氣中心較遠的一個商業發達的城市,更容易擺脫社會風氣自然形成的束縛。李■原來是蔣廷錫的弟子,并曾被吸收入畫院,就因為“風格放逸”的緣故不能見容,而成為揚州派的代表畫家之一。揚州派的畫風雖然有新的意義,但因為這些畫家仍是封建社會的士大夫(其中有的是失意的官吏,如鄭燮),雖然他們在作品中表現了自己對于自然事物的體會與認識,并且出現了他們自己創造的新的表現方法,他們的藝術還不可能在技術和風格的創新以外,在繪畫藝術中引起更根本的變化。

曾在揚州居住很久的另一花鳥畫家華巖(公元一六八二——一七五六年,字秋岳,號新羅山人),出現在康熙乾隆年間可以認為是代表正統的花鳥畫風的最后一個有影響的畫家。他的風格被形容為“縱逸駘宕”和“秀逸”。他是揚州派以外的一個對于推進花鳥畫藝術的發展作出貢獻的重要畫家(圖351、352)。

三、清末上海名畫家任頤和吳昌碩

清代末年上海出現了一些繪畫名手,任頤和吳昌碩是其中最杰出者。

成為任、吳的先驅的有蕭山任熊(字渭長)及其弟任薰(字阜長)都是擅長人物畫和花鳥畫的名家。尤其任熊的成就最顯著。他追蹤陳洪綬的強調個性描寫的夸張的表現方法,創作了《劍俠傳》等成組的人物形像(圖357—361)。

趙之謙(公元一八二九——一八八四年)字■叔,會稽人,在開展近代花鳥畫畫風方面是一有力的畫家。他精通金石之學,而且長于篆刻。他把篆隸的書法的筆墨運用吸收入花卉畫中。而使花卉畫的藝術風格直接處于乾隆嘉慶以來的書法藝術新風氣之下。

任頤(公元一八四○——一八九六年),字伯年,浙江山陰人。在同治光緒年間賣畫于上海,是一極有才能的畫家。他除了人物山水以外,在花鳥方面有極其寬闊的表現范圍,而一改惲格以來花鳥畫家只長于花卉,少畫禽鳥的風氣(圖362、363)。
吳俊卿(公元一八八四——一九二七年),字昌碩,安吉人,承繼趙■叔、任伯年以來的新風,以金石篆籀之筆入花鳥技法中,被稱為“雄健古茂,盎然有金石氣” (圖364)。他和任伯年共同形成了所謂的“海派”,他們二人被認為是“海派”的先后領袖人物。他們的共同特點是不為一定的成法師承所拘束,而能根據自己的感受和對生活的理解,追求新的表現方法和新的藝術風格。

在海派的影響下產生了今天的齊白石、潘天壽等卓越的花鳥畫家。這一富有成就的花鳥畫派的生長不能不歸功于其最有力的推動者:石濤。同時,也應注意到石濤和清代初年其他畫家所開辟的道路,經過錯綜的發展,最后也出現了優秀的山水畫家黃賓虹。這都說明,清代的繪畫藝術,雖有因襲模仿的思想的影響,但在藝術的某些方面仍有所發展和創造。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