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書畫經典 >書畫知識

書畫知識

墨竹畫的源流析

作者:本站 日期:2017-8-14

中國人有尋根問祖之美德,對墨竹畫亦然。據今資料顯示,唐代墨竹己始流行,但都“道聽途說”而己:一云吳道子作畫“不施丹青己極形似”,為黃庭堅《道臻師畫墨竹序》所及;二云王維(摩諳)為開元寺畫過兩叢竹,被蘇軾在宋仁宗嘉佑六年冬于鳳翔發現該畫刻于石上所推論;三云蕭悅是唐代畫竹名家,以白居易《蕭悅畫竹論》“舉頭忽看不似畫,側耳靜聽疑有聲”為證;四云唐章懷太子墓壁畫中有侍女旁立三竿墨竹者一說:尚有一傳說,后唐大將軍郭崇韜伐蜀虜得西蜀美才女李夫人,因李氏本非情愿,終日寡歡,月夕獨坐南軒,對影感懷,見竹影徘徊于窗紙上,即使筆墨摹寫于其上,明日視之,生意俱足,一時有人往往效之,“遂有墨竹”。凡此說,可暫定為墨竹畫的源頭吧。不過,在晚唐至五代,有張立、李頗、徐熙等人的作品流傳卻是可信的。

  至于北宋,文同(與可)、蘇軾(東坡)則使墨竹畫發展到一高峰。兩人均為四川“老鄉”,都為宮,詩書畫皆名其世。因文同當時出任湖州知守,人稱 “文湖州”,被譽為“竹圣”。后學者眾,故有“湖州竹派”之說。蘇東坡稱其畫竹“必先得成竹在胸中,執筆熟視,乃見其所欲畫者”,并形容與可畫竹“如兔起鵑落,少縱則逝”的神態,一氣呵成之,在技法上創“以墨深為面,淡為背”的竹葉法(圖1:文同《墨竹畫》〉,強調意在筆先,傳神抒情的感悟。文、蘇二人是為摯友,“文竹蘇題”,皆得益彰。然蘇東坡的墨竹高明之處未敢茍同,文與可的墨竹理論文字亦尚不見聞。反而,從蘇東坡“表揚”文與可畫竹的詩文卻透露出一些 “堂奧”來。

  由于宋太宗趙匡胤、宋徽宗趙佶等皇帝倡愛書畫,皇家畫院的專職畫家創作了許多優秀作品,但都以工為上,不敢“偷工減料”。于是雖然有“文湖州”一派的存在,然大都還是以雙構、著色的宮庭畫竹法占為主導地位。

  但是到了元代,趙孟及夫人管道昇“夫唱婦隨”帶動了一批文人畫家。如李衍、高克恭、張彥輔、詹仲和、吳鎮、王蒙、倪瓚、柯九思、顧安等均為墨竹畫的佼佼乾,給墨竹畫注入了新的生機。尤其李衍(息齋〉,效法文同功夫最深,編著了《竹譜詳錄》(10卷)傳世。為后世竹譜之楷模,后人畫竹之藍本,但亦因偏于教學,故有“息齋之竹真而不妙,東坡之竹妙而不真”之云。因趙孟覜兼書、畫家于一身,故在他的墨竹中明顯地體現出書法的運筆法,而趙妻管道昇翰墨詞章均擅長,墨竹未必不如其夫。梅花道人吳鎮博學多才,山水、墨竹皆精,與黃公望、倪瑣、王蒙合稱為“宋四家”,有《萬玉散墨竹譜》傳世。

  明代的墨竹畫基本承襲前賢,畫風稍有突破。代表人物有宋克、王紱、文徽明、 夏昶、姚緩、陳芹、唐寅、朱端、陳淳、徐渭、孫克弘和項元汴、項德新、 項圣謨祖孫三代以及趙備、詹景風、詹和、朱鷺、朱完、楊所修、歸昌世等。其中王紱和夏昶均為墨竹名天下,“蕭散自在”為王紱面目, 而夏昶則竹師王紱,后變其法,時推第一,擁有“夏卿一個竹,西涼十綻金”之譽。

  墨竹畫到了清代,高峰疊起,意境大開。前朝遺民“靖江后人”朱若極(石濤)和其同代“難民”“八大山人”朱耷均為書畫曠世奇才,所作墨竹,氣勢磅礴,淋漓灑脫,不拘一格,別開天地。清中期的“揚州八怪”幾乎每人都擅墨竹,且各具特色,如汪士慎的清平淡雅、金冬心的古拙平和、李復堂的繁濃簡秀、李晴江的狂放恣肆、羅兩峰的堅挺傲岸,鄭板橋的清瘦勁健……“八怪”之中,獨板橋“刪繁就簡”,“標新立異”, 其“六分半書”和“震電驚雷之學”與“掀天揭地” 之文、之詩以“三絕詩書畫” 著稱。有相悖于“胸有成竹”為“胸無成竹”之論, 把“意在筆先”升華為“趣在法外”之道,集李夫人之“影”、文與可之墨、石濤之筆為大成,并以專事墨竹而獨樹一幟于畫壇。清代能事竹者尚有多人,如禹之鼎、惲南田、吳宏、諸昇、華喦、方薰、蒲華等亦很有造詣。

  近現代畫竹高手也不乏其人,各時期各地域都產生一些代表人物,對墨竹傳統的繼承、創新、光大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總之,墨竹萌源于唐,起點于宋,盛行于元,光大于(明)清,文同、吳鎮、夏昶、鄭燮為不同時代對墨竹推陳創新有重大貢獻的四座高峰;唐及其以前之竹多作配景且設色;雙勾法畫竹宋代作品頗為多見;竹譜自元李息齋《竹譜詳錄》為較早且詳細,之后汪之元的《墨竹》、蔣和的《寫竹雜記》、李景黃和《李似山墨竹譜》、諸昇的《青在堂竹譜》、《芥子園畫譜》和《十竹齋畫譜》中的竹譜部分等均未出其右者。

  墨竹一科為中國畫不可忽缺的組成部分,地球上凡有華人處,皆能意會墨竹之精神。“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吾輩畫家要有“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之理,又要有“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之責,創新與發展,使中國墨竹畫再度拔峰而起。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