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道教養生 >道家養生

道家養生

 昨日一位精進道友問起關于“五月九毒日之說”是否可信?因為這個說法在道眾、僧團、信士、居士之中普傳甚廣,且有諸位大師均對此說加以印證,則越發變得可信無疑了。

百度——九毒日,我們可以發現,文章多以‘《黃帝內經》中有段采用軒轅黃帝和素女對話方式……’開篇。我研習《內經》多年,《內經》中一共出現過七個人物,即黃帝和他的六個臣子,岐伯(擅長醫理)、伯高(擅長針灸)、少俞(擅長外科)、少師(擅長養生)、雷公(擅長色脈)和鬼臾區(擅長氣象)。雖然《內經》是假托黃帝之名撰寫,但《內經》之中并未出現過素女這個人物,更不要說與黃帝對話……種種了,此乃一大謬誤。

也有引用‘《素女經》中黃帝和素女對話……’開篇的。但《素女經》中論述兩性與節氣氣候的篇章只此《至理第六》和《禁忌第一》兩篇,但均未找到有關九毒日的身影。

按九毒日的時間來看,九毒日的立論,是以道學的“三生萬物”和易學的“七日來復”的思想為體,以太陰歷法為用,三者融合而成的理論。但后世只是在一味的傳播九毒日的日期及其危害,未曾發現有人詳細論述過九毒日的立論機理,更不知此說究竟出于何處。

九毒之說主要闡述的中心思想就是“天地交泰”四字,義在天地交泰之際,人體的生命節律不要違反天道運行規律,要順應自然,同步過度。那么能使人體真陰真陽耗泄的“運動”無外乎就是兩性云雨之事,所以就把此說與兩性問題緊密的聯系在一起,用來告誡人們此時應惜精養神,滋陰潛陽,以免相火妄動,走漏真陽,耗散真陰。但此說,機理不明,其論更有待商榷。 

天人之學,首推道家內丹之法,次為《內經》運氣之術,此二者得天人關系之大成,所以上述的問題也應在此二者之間找到正確的答案。

我們要解決上述問題,首先就要了解天地交泰之際究竟是在何時?真的是在陰歷的五月十六嗎?

關于時間的問題,就要從我國的歷法說起了。我國歷法首推漢歷,漢歷運用了24節氣和設置閏月的辦法,使得歷年的平均長度等于回歸年,比較好的協調了太陽(太陽歷)和月亮(太陰歷)二者的運行周期問題,實現了陰陽合一,是世界上科學的天文歷法之一。古代術數學中,也多以節氣起卦、起命盤,如四柱預測學中就是以節氣為一個月的開始來推算人的吉兇禍福,富貴貧賤的。所以一年的五月應從芒種之日交接之時算起,而不是陰歷的五月初一。

談完了節氣我們再說一下卦象。說起卦象,對后世影響較大的就是漢易學中的“卦氣”之說,此說由西漢的孟喜首倡,其代表人物還有西漢的京房。卦氣說是運用周易卦象、爻象來解釋一年的節氣變化規律,其理論應用在內丹學方面最早且較全面的當屬東漢·魏伯陽所著的《周易參同契》。《參同契》共三卷,是現存系統闡述煉丹理論的最早著作。該書思想來源本于《周易》的卦氣說(包括十二消息說)、納甲說,并參考古煉丹術及煉丹古書,托爻象以論丹道,假卦象而述天機(天地陰陽消長變化之機),以十二辟卦通年、月、日、時四象之候,被后世譽為“萬古丹經之祖”,南懷瑾先生也曾專門對此書做過講解。在術數學中十二消息卦的理論應用最為完整的要算北宋·陳希夷(陳摶)的《河洛理數》了。對于十二消息卦的詳細內容,大家可以百度——太乙道堂,查看我早年寫的一篇文章——四時之辯,這里主要論述與九毒日相關的學理。

十二消息卦將卦象與節氣相結合,來闡述一年四季陰陽消長變化之道。子月的卦象為地雷復,一陽初升(生),節氣為大雪,中氣為冬至,故消息卦將節氣大雪作為一年的開始;午月的卦象為天風姤,一陰初降(生),節氣為芒種,中氣為夏至。由此推算,午月正是處于一年之中的中間位置,而夏至則是中中之中(午月的中間時段),是一年之中陰陽轉換的重要節點,生生之道物極必反,由陽轉陰,陰進陽退,故將此時稱為“天地交泰之際”。其實一年當中天地交泰的日子有兩個,另一個便是冬至。冬至——夏至交節前,地氣上升;夏至——冬至交節前,天氣下降。這里要重點強調的是:天地交泰,陰極則陽生,陽極則陰生,關鍵在于一個“極”字,沒有達到“極”的狀態則陰陽不生。若交泰之際,天道失序或(和)人道違逆,便會產生陰陽不生的情況,那么天災人禍也便隨之而來了。人道違逆,主要是指機體由于受到情欲、飲食、勞倦等不良因素的影響,導致人體氣機的出入升降發生了異常和紊亂,陰陽一旦失去平衡,疾病也就悄然而至了。對于人體氣機的出入升降,《素問·六微旨大論》:中“岐伯曰:出入廢則神機化滅,升降息則氣立孤危。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無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則分之,生化息矣”;有關天道失序的問題,《黃帝內經·素問》中的運氣學說辯得最為真切,只言片語難以言明,故在此不便論述。

中國最早的房中著作當首推《素女經》與《玄女經》。此兩書被稱為房中著作的“鼻祖”,并尊為房事理論的經典,故被后人稱其為“玄素之學”,這兩部書最先可能是各自獨立的兩本書,后世則將他們合二為一了。此外,歷代典籍對兩性問題也不乏有記載和論述,有很多都不夠系統化、明朗化和準確化,所以大家研讀相關書籍之時要懂得去糟取精,相互印證。

通過以上的論述,《素女經·禁忌第一》篇中所談到的“夏至后丙午丁未,冬至后庚申辛酉……皆不可合陰陽”一句,我們就不難看出其端倪了。夏至日后,一陰初生,其氣柔弱,丙午、丁未干支一氣,火旺至極,此二日升騰之氣過旺,若此時行房損耗真陰,其主必然受傷(尤損男);冬至日一陽初生,其氣稚嫩,庚申、辛酉干支一氣,五行皆金,此二日肅殺之氣太盛,若此時行房真陽外泄,其主必然受克(尤損女)。男女受傷(克)之后,身體氣機自然會發生變化,甚至會產生嚴重的“后遺癥”,這就是《素女經》中所說的“犯之則三年必死”的緣故。三,在這里代表的是若干多數,而不是指第三年。這種“后遺癥”不會即刻表現出來,而是會潛伏在身體之中待時而發。待時,即等待天時;發,即觸發之義。“待時而發”的作用機理涉及到了《內經》運氣之學,在這里就暫不論述了。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禁忌》篇下段中所提到的“五月十六日天地牡牝日,不可行房,犯之則三年必死”的問題,很顯然這一段論述是把太陰歷的五月十五日當作了一年的中中之中,一陰初生的時候了,故這里的五月十五應作上述的夏至日才為正確。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出,在同一章節之中都會出現2種不同的論述,《素女經》也同《黃帝內經》一樣,絕非一時一人之作。

其實房事禁忌何止在冬至夏至、風雨雷電、朔望月晦、戊日庚申?只不過這些日子對生命氣機影響較大而已。功夫在平日,絕不是一時一刻便能達成的。禁忌之時依法從事,平日里則不知都攝陰陽,致使欲望叢生,內耗真陰,外泄真陽又有何用?! 

另外,在微信、網絡上廣傳的文章中說:“此時的節氣,乃陰陽相爭死生分判之時,宜從五月初一芒種節禁起,戒過一月。”此句,用“陰陽相爭死生分判”來形容陰陽消長變化的規律筆者實在不敢茍同!陰陽之道此消彼長,此長彼消,陰進陽退,陽進陰退,“夫妻”之間是何等的遷就、包容與忍讓;陰極生陽,陽極生陰,“父母”傾盡全力是何等的偉大、慈愛與無私,豈能用相爭、死生作喻?還有下句“宜從五月初一芒種節禁起,戒過一月。”五月初一與芒種節二者本就自相矛盾,讓世人“戒過一月”須依憑何者來選擇日期?是從五月初一至五月三十?亦或是從芒種起至小暑止?凡此種種不辟也罷。

觀九毒之說,出處無從考據,其理不明,其論泛泛,與天地陰陽消長之理背道而馳,相距甚遠,即使此說出自醫家或(和)陰陽家之手,也是未明大道之人所做,悲者更有諸位大師為此說“印心”開路,致使九毒之說愈發廣傳。歪理邪說不用屠刀卻殺人于無形,貽害蒼生,其罪明矣。不明道者以訛傳訛情有可原,學道之士自當克己為人、審思明辨,勿辱太上之教耳!當下應以清心寡欲為攝心之根,合于天時為生身之本,嚴謹治學為求道之志,利益眾生為修道之功。

愿有緣識得此文者,與我一同以上述四句為立身基石,勤修無為,共證無上大道,福生無量天尊!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