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道教文化 >道教雜談

道教雜談

漫談北洋的道教文化

作者:本站 日期:2017-8-14

漫談北洋的道教文化

北洋鎮地處永寧江流域,天時地利,道教文化源遠流長。道家名醫蔣宗瀚就是該鎮前蔣村人。蔣宗瀚,1901年生。少時家境貧寒,兄妹4人,他排行老大。8歲喪父,被送至茅恩路廊廣福宮謀生。“茅恩”是“茅庵”的土音,兩個名字通用。

廣福宮的前身是茅恩路廊。清光緒五年(1879),全真龍門派第二十代弟子沈明廣始建,奉呂祖,保留茶亭。沈明廣,稱歇人,出家拜凌圓佐為師。光緒十年(1884),第十九代弟子、大有宮方丈凌圓佐擴建。民國二十九年(1940),第二十二代大有宮方丈蔡理鑒、蔣宗瀚重修。

蔣宗瀚9歲時正式束發,拜蔣理富道長為師,為全真龍門派第二十三代弟子,開始了修道生涯。全真教為宋末元初王重陽道士創立,就是金庸《射雕英雄傳》里王重陽的原型。“全真七子”是王重陽的七位嫡傳弟子,即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其中龍門派祖師丘處機,號長春子。元太祖賜以虎符璽書,命他掌管天下道教,并下詔免除道院、道士一切賦稅差役。1227年,丘處機羽化于寶玄堂,殯于白云觀處順堂,后世稱為“長春真人”。龍門派為全真道內部繁衍出的七個支派之一,因丘處機曾隱修隴州龍門山龍門洞而得名。龍門派尊丘處機為祖師,尊丘處機弟子趙道堅為創派宗師。丘處機之后,第一代至第三十代行第如下:道德通玄靜真常守太清一陽來復本合教永圓明至理宗誠信崇高嗣法興。現已傳到二十七代前后。

蔣宗瀚拜師修道后,師父見其純良敦厚,且天資聰慧,便送他進私塾讀書。他看百姓貧病交迫,因無錢診病而喪生者甚多,12歲時立志學醫,治病救人。他17歲時,投委羽山大有宮潛修道功,并開始行醫。他24歲時,應海門乾元觀道友邀請登壇打醮,為道眾所賞識,由范陶氏與楊氏兩家為主贊助蓋起老子殿,從此在南門山修道。1927年,他26歲,開始坐關。3年坐關期滿后,他到武昌長春觀受三壇大戒,即初真、中極、天仙,得中道教狀元——天字第一號。就像科舉考試考中進士一樣,蔣宗瀚有了揚名立萬的資本。此后,他做了兩件載入道教史冊的大事。

第一件:民國二十二年(1933),蔡理鑒出任委羽山大有宮方丈,邀蔣宗瀚律師共同啟建全真龍門登篆典禮,為全國12個省的總計87人戒子分授初真、中極、天仙等三大戒,其中黃巖有9人;并編有《大有宮癸酉擅登真錄》,其中黃巖坤道月光子汪理荷,被錄取為第一名“天仙”。同時收徒傳戒,傳人有陳宗耀、張誠樂、許誠謙等。

第二件:民國二十九年(1940),蔡理鑒、蔣宗瀚和黃巖舉人王松渠于委羽山大有宮編纂《續纂龍門宗譜》47冊,分藏所屬道觀和道士,其中黃巖大有宮3冊,臨海蓋竹洞、海門老子山老子殿、黃巖九峰小玄都觀和東極宮、雁蕩山北斗洞、蔡理鑒大師等各1冊。宗譜中記錄自元皇慶元年(1312)全真龍門派第一代祖師趙道堅起,至第二十五代“信”字輩的委羽山大有宮支派和所分支宮觀的宗師、律師、嗣師、煉師等共計3230人。至《宗譜》修成之日,龍門派大有宮支派在臺州有道觀116所,在溫州148所,占兩地宮觀總數的99%;出自大有宮的道士,亦占兩地道士總數的97%以上。

1962年,中國道教協會召開第二次全國道教徒代表會議,蔣宗瀚當選為常務理事和副會長。同年秋,經中國道協第二屆常務理事會決定,蔣宗瀚兼任北京白云觀方丈,從此聲名遠播,到達人生的巔峰。

白云觀位于北京西城區西便門外,始建于唐,為唐玄宗奉祀老子之圣地,名天長觀。元初道教全真派長春真人丘處機奉元太祖成吉思汗之詔駐太極宮掌管全國道教,遂更名長春宮,為中國北方道教的中心。南宋寶慶三年(1227),丘處機逝世,其弟子尹志平在長春宮東側建立道院,取名白云觀。明正統八年(1443),正式賜額“白云觀”。1957年定為中國道教協會會址。白云觀內收藏著大量的珍貴文物,最著名的有“三寶”:明版《正統道藏》、唐石雕老子坐像及元大書法家趙孟頫的《松雪道德經》石刻和《陰符經》附刻。白云觀邱祖殿,丘處機墓所在地。白云觀邱祖殿可以說是白云觀里一處有舊文物的地方,殿內正中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癭缽”,系一古樹根雕制而成,此缽為清雍正帝所賜。當觀內道士生活無著落時,可抬著此缽到紫禁城化緣,宮中必有施舍。而邱處機的遺體就埋藏于此“癭缽”之下。白云觀方丈理所當然為龍門派第一方丈,地位至尊。

蔣宗瀚方丈一生除潛心修道外,對醫藥學精心研究和實踐,建樹頗多,畢生為群眾解除疾苦,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事實上,北洋鎮的道教文化發軔更要追溯到漢代,舊傳瑞巖梅峰山楊柳堂山岙里曾有“如意道人”修道的道院。而要說北洋鎮的道教人物,蔣宗瀚、沈明廣之外,陸至和亦不能不說。陸至和,清光緒時潮濟人,自幼好道,早年出家于委羽山大有宮,師從柯明良道士為龍門派第二十一代弟子。光緒二十二年(1896),授三大戒于杭州玉皇山,后歷任鎮海淵德觀證盟、樂清羊角洞監戒等職,復住持臨海百步紫陽宮,并募化重建紫陽宮,使之煥然一新。晚退居委羽山大有宮,專究《易經》及《道藏》。

漫談北洋的道教文化

如果說,沈明廣修建廣福宮是為了自居修道。嶺下村福壽宮卻是道眾自發修建的。這充分說明當地的道教文化氛圍濃烈,群眾基礎廣泛深厚。“劫后遺珍”、同治四年(1865)“福壽宮碑”可以作證。此碑碑文為黃邑名宿姜文衡手筆。姜文衡,字兆璿,別字亦農,自號北山,鳳洋人,著作頗豐。比這兩個更早的是在坎頭村的圣母宮,始建無考,咸豐五年(1855)重建,供奉三清道祖、圣母娘娘。圣母娘娘即戲曲《寶蓮燈》中的華山圣母。

道教勸人向善,能促進了社會和諧。北洋道教文化深厚,很大程度上促使北洋形成了淳樸的民風。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