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道教文化 >道教雜談

道教雜談

道法自然——蘇東坡

作者:本站 日期:2017-8-14

  作為北宋文壇領袖的蘇軾,是中國文學史上一個開派的人物,也是中國書法史上的一座豐碑。在燦若繁星的古代偉人中,他一直閃耀著璀璨奪目的光華。除儒、佛兩家外,道教思想對蘇軾的文學、書畫創作也起了顯著的作用。蘇軾的啟蒙老師是道士,他的一生都與道教有著不解之緣。蘇軾、蘇轍兄弟少年時在家鄉今四川省眉縣天慶觀讀書,他們的啟蒙老師是道士張易簡。當時張易簡道長收的學生有幾百人,蘇軾是倍受張道長青睞的學生之一。由于蘇軾受過道教的啟蒙教育,所以他的一生對道教情有獨衷。蘇軾成人后,也經常與道士交往,他除了自號“東坡居士”外,還有一個不為人熟知的號——“鐵冠道人”。

  蘇軾的詩,詞,賦,散文,均成就極高,且善書法和繪畫,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也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被公認文學藝術造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其散文與歐陽修并稱歐蘇;詩與黃庭堅并稱蘇黃,又與陸游并稱蘇陸;詞與辛棄疾并稱蘇辛;書法名列“蘇、黃、米、蔡”北宋四大書法家“宋四家”之首,存世書跡有《答謝民師論文帖》、《祭黃幾道文》、《前赤壁賦》、《黃州寒食詩帖》、《題西林壁》、《飲湖上初晴后雨》等。本人從研習蘇軾書法藝術的角度試圖從書法美學方面簡要探討道家思想對其書法創作的影響。

一、蘇軾書論中的“疏淡”氣質

  蘇軾的美學思想追求的是一種“蕭散簡遠”的藝術風格,而老莊也提倡虛靜寡欲,兩者暗暗相合。他在《書黃子思詩集后》一文中說:“予嘗論書,以謂鐘王之跡,蕭散簡遠,妙在筆墨之外。至唐,顏柳始集古今筆法而盡發之,極書之變,天下翕然以為宗師,而鐘、王之法益微。”鐘、王書法,筆意灑脫自如,字形簡古而意味深遠,筆畫之外妙趣橫生。顏柳雖備盡古今筆法,只在字的形式上極求變化之能事,卻失掉了鐘、王之妙趣,這是不可取的。而蘇軾向往的是筆墨之外的意韻,追求超然物外、蕭散簡遠的情趣,這與道家的意旨十分吻合。蘇軾在《題王逸少帖》中稱贊鐘繇、王羲之如同“謝家夫人澹豐容,蕭然自有林下風”一樣,盡管衣飾簡淡,卻有散朗的風姿神情。不難看出,蘇軾對閑雅淡泊、不事雕琢、返樸歸真風格的崇尚。蘇軾苦苦尋覓的正是在此。可見,崇尚“簡淡”、“疏淡”的書法風格貫穿于蘇軾書論中,這也正同老莊以淡泊為立身之本的精神貫通。

二、蘇軾書法對“意”的推崇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哲學思想的核心是“道”,“道”即“自然”是宇宙萬物的本體和生命,是“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的同一存在,在藝術表現上,則是作品的生機和氣韻,是架構起作品藝術價值的精神、文化內涵。在老子道學的影響下,蘇軾以一顆淡泊空靈的心態從容進退于藝術創作和世俗人生。他對“道法自然”的理解,在藝術上轉化為對自然適意的追求、對“吾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的崇尚,都無不滲透著宋人“尚意”的美學風格。那么,何為“意”呢?“意”是一個比較寬泛的概念,它的美學追求既不同于唐人的法度、規則,也不同于元明的姿勢、體態,同時和晉人的風神、氣韻也存有差異。宋人對“意”的崇尚最早可上溯至晉代,當時由于魏晉玄學的盛行,個性解放、超然淡泊的思想潮流形成了其注重修養、天然自成的品格,為宋人“尚意”書風的形成作出了初步的探索。這種“意”發展到宋代蘇軾便成為“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和“吾書雖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一快也”的率然恣意、情趣盎然了。蘇軾向往的是筆墨之外的意韻,追求超然物外、蕭散簡遠的情趣,這與道家的意旨十分吻合。可見,宋人“尚意”旨在擺脫規則、法度的桎梏,提倡不泥于古的推陳出新,推崇性靈的超脫和釋放。清代書法家和書論家梁巘在《評書貼》中寫道“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態。”每個時代都有其特定文化背景下的書風意趣。

三、蘇軾書法中的無法之法

  作為“尚意”書風的極力倡導者,蘇軾自然而然地排斥某些法則、規制的約束,要求創作中的高度自由意識。“法”作為書法藝術創作中的客觀規律,往往是歷代經驗的總結、概括,來作為“一般”指導“個別”的理論原則。但是如果執意于“法”的臨摹,墨守陳規、按圖索驥,則會失去創作中的自由,更難得體會到創作的快感了。“無法之法”并非在藝術中隨便涂抹、肆意涂鴉,而是創作者在技藝嫻熟、爐火純青基礎上對“有法之法”樊籬的突破。它完全融會貫通、評判繼承了前人有效的創作理念,并將其引向自然的“道”,技進乎道,技道兩進。這是道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也是藝術的最高境界,對蘇軾藝術觀的形成有著深刻影響。

  宋人書法尚意,蘇軾是旗手,他從老莊道家思想中悟出“得意忘形”的哲理運用于書法藝術實踐之中。他認為執筆無法,書法乃無法之法。他斜執筆,用側鋒,遭人譏議,卻筆挾偉力豪氣。他置“書貴瘦硬方通神”的訓則于不顧,用既肥又扁的字形,吐露蕭散風神。如其書法代表作《黃州寒食詩帖》稱為中國行書第三帖(晉.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第一帖,唐.顏真卿的《祭侄文稿》第二帖)。蘇軾生命之波瀾,至黃州一變;蘇軾書法藝術,在黃州也隨之一變。歷煉越深,其書藝也愈加超越自我。在蘇軾那里,書藝與他的文學成就一樣,隨著生命的流走,閱歷的加深,愈益閃放光輝,通向美妙的境界。

  蘇軾作為中國書法史上影響深遠的重要代表人物,他對“意”的崇尚,對“真”的追求以及對“法”的摒棄,對“個性”的張揚,是傳統“藝道合一”中生命、意志在書法中的完美顯現。他以文人的視角,將人們對于書法藝術的審美觀照引向對于人格、品德以及人生的探索和思考,打破了筆墨點畫構架的形式美本身,通向了生命本源的“道”,從而做到仰觀、俯察萬物的勃勃生機和旺盛活力。

上一篇:青華長樂界大慈仁者:太乙救苦天尊
下一篇:沒有了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