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關注嶗山太清宮

首頁 >道教人物 >歷代高道

歷代高道

  古老的中國道教,自其創始以來便不斷追求著超越世俗的神仙理想。而遍布于華夏大地的名山大川,多有為道教“洞天福地”者,從而承載了一代又一代道士們在實踐長生成仙道路上堅實而又凝重的足跡,并以大量的古跡遺存成為道教文化的天然博物館。在山東半島西南部的大海之濱,有一座被人們稱為“神仙窟宅,靈異之府”的道教仙山——嶗山。雖然它由于“僻于海曲,舉世鮮聞”,并未被納入道教正規的洞天福地譜系中去;但其悠久深厚的道教歷史文化以及《聊齋志異》中《嶗山道士》、《香玉》、《成仙》等名篇的廣泛流傳,使嶗山逐漸成為享譽天下、眾所公認的道教圣地。

  早在道教創立之前,嶗山地區便縈繞著濃郁的仙家云氣,是方仙道的發源地。據說秦始皇曾派方士徐福率童男童女從距嶗山不遠的“徐福島”出發,為其尋找長生不老之藥。漢武帝亦曾登臨嶗山,眺望蓬萊仙島。而自漢末道教日趨形成之后,嶗山地區更是上承仙家之風,成為道教流傳、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場所。嶗山道教也在整個中國道教史上書寫了精彩的篇章。自《太清宮志》中所載漢代張廉夫來嶗山開山建廟宇以來,千余年而下,經歷了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乃至近代,不知有多少抱道高士、真人宗師在這座海濱仙山上用自己的智慧、修證與道德傳承弘揚了博大精深的道教文化,并推動了嶗山道教的不斷發展。在這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金元時期全真道創立之后,以“全真七子”中“長春真人”丘處機為代表的一批高道大德紛紛來到嶗山“講道傳玄,宏聞教義”。自此后,嶗山各道觀很快接受了全真道派“內煉真功,外踐真行”、“不娶妻室,不食腥葷,注重清修”的教義,全部皈依了全真派,從而使嶗山逐漸成為道教全真派的“天下第二叢林”。世間所傳“九宮、八觀、七十二庵”之美譽更是道出了嶗山全真道備極一時之盛。所謂“積水成潭,蛟龍生焉”,濃厚的道教文化氛圍必然孕育出超凡脫俗的道教大師。尤其是在元明時期,嶗山道教中先后出了幾位修行有大成就的高道,其中首推在中國道教史和武學史上開宗立派、名垂千古的一代俠道張三豐。

  作為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道教“隱仙”,一代宗師張三豐留給世間太多的“謎”。他的生卒年月、他的名號、他那高深莫測的丹法武功以及詞玄意奧的道學著作,都使我們后人在了解認識這位千古奇道時如入云霧之中。但有一點是為世人所公認的:張三豐之所以成為謎一般的人物,很大程度上與他終生浪跡天涯,遍游天下名山大川而行蹤無定有關。可以說,張三豐能夠取得震古爍今的道學成就,一個極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能四處參訪道山,不懈地學道修煉。而據歷史文獻和方志記載,張三豐身為全真龍門派的道士,曾多次來嶗山修煉、傳道,與嶗山道教結下了不解之緣。張三豐被《太清宮志》稱為嶗山道教祖師之一。他修身養生的理論和實踐對嶗山全真派道教有很大影響。

  張三豐的名號籍貫向來眾說紛紜,按照現今較為流行公認的記載,他名通,又名金、思廉、玄素、玄化、君寶、全一,字君實、玄玄、三峰、元一、鉉一、三豐,道號元元子、玄為子、玄玄子,還有一個世所共知的別號“邋遢”。張三豐祖籍江西龍虎山,于南宋淳祐丁未年(1247年)生于遼陽懿州。他自幼聰敏穎悟,骨器非凡。但五歲左右時雙目失明,多方求醫而無效。幸有全真龍門派碧落宮主持云庵道長收他為徒,并攜其出家。在這期間,云庵道長一面給幼年的張三豐醫治眼疾,一面以道學相授。很快地,三豐不僅雙眼復明,而且以其超凡的悟性博通道經,深有所得。七年之后,云庵道長已盡授己學于三豐,遂命其回家。張三豐回家之后復專攻儒經,并于十四歲時參加鄉試而高中。旁人皆視其為神童,謂榮華前途不可限量。但張三豐自幼便深結道緣,不慕名利,立志不于宦海中沉浮。終于在后來機緣成熟時他便繼續出家修道,云游尋訪明師高人。

  張三豐龜背鶴形,儀表神異。而他云游的去處也多是具有悠久仙道傳統的名山大川。據其所著《云水集》中《東游》一詩所述:“此身長放水云間,齊魯遨游興自閑。欲訪方壺圓嶠客,神仙萬古住三山。”在東游齊魯仙境的過程中,素為海上仙山的嶗山自然成為張三豐尋訪的一個重要目標。

  1277年,張三豐第一次來到嶗山。他在明霞洞后山的洞中修行了十多年,之后便開始西行和南游繼續尋師。他浪跡天涯,歷盡艱辛,為的就是能遇到真正的道門明師給他以指點。尤其在宋元以來道教內丹學興盛的趨勢下,得承內丹養生的秘訣大道更是當時張三豐所尤為冀望的。終于工夫不負有心人,1314年張三豐67歲時在全真道祖庭所在地——陜西終南山,得拜“希夷高弟子”火龍真人為師,蒙其授修真要道。終南學道四載后,三豐復奉師命出山隱世修行。在這期間,他精研勤修內丹養生之學及武學技擊之法,并能將此兩門絕學融會貫通,自成體系,從而使其道家內外雙修功夫達到出神入化的高超境界。特別是他在武當山面壁九年,開創了丹武合一的嶄新的道教派別,為中國道教史和武學史寫下了光耀千古的篇章。

  伴隨著一身的仙風道骨,已經成為一代宗師的張三豐于1334年第二次來到嶗山。他先后在太清宮前的驅虎庵、玄武峰下的明霞洞等處修行多年。在這段時間中,他的道學修為更加超俗,甚至可以達到“散則為氣,聚則成形”的境界。而這時的張三豐也開始留心著述,今天我們看到的《張三豐先生全集》中不少論著都是在嶗山的庵、洞中完成的。以《玄機直講》、《道言淺近說》、《玄要篇》、《無根樹詞》等為代表的一系列道學著作對后來的道教文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數載后,張三豐再離嶗山而赴青州云門山等處云游。自此后,高超的道家功夫,俠肝義膽的作為和來去莫測的行蹤,使張三豐在全國各地留下了大量神話般的傳說,既而聲名遠播天下。以至于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幾次下詔敦請“神仙”張三豐出山。但張真人豈是為富貴權勢所動者。他閑云野鶴般地賦詩給當朝皇帝:“流水行云不自收,朝廷何必苦征求。從今更要藏名姓,山南山北任我游。”從此更是四海為家,令人難料其行止。但明朝皇帝還是對張三豐十分敬仰,又多次派人訪請張三豐入朝,卻也多被三豐巧施以“元神脫殼”之術遁去。結果當時有好幾位欽差都因妄言張三豐去世而犯“欺君”之罪。是以有明一代,張三豐在朝野上的地位和威望于道教史上是罕見的。明朝廷屢次敕封張三豐為“通微顯化真人”、“韜光尚志真仙”、“清虛玄妙真君”;他也是歷代嶗山道士中受皇帝敕封最多的一位。

  據云明永樂二年(1404年),張三豐第三次回到嶗山。初時住在山民蘇現家中,后入深山埋名隱居。這一時期張三豐通過移栽花木對嶗山道教宮觀的園林建筑作出了巨大貢獻。尤其是他移植了“耐冬”山茶。據明代崇禎年間御史黃宗昌編撰的《嶗山志》記載:“永樂年間張三豐者,嘗自青州云門來于嶗山下居之。邑中初無耐冬花,三豐自海島攜出一本,植于庭前,雖隆冬嚴雪,葉色愈翠。正月即花,蕃艷可愛,齡近二百年,柯干大小如初。”這株植于太清宮三官殿的耐冬山茶,至今猶存。它高近7米,合圍近1.8米,專家估算樹齡約600余年,與史志記載張三豐于明永樂年間(1403-1424年)所植,在時間上完全吻合。現在國內植物學界的學者對這株山茶樹有很高的評價,認為即使在四季如春的山茶之鄉云南,像這樣的樹齡和長勢也是非常罕見的,更不要說在冬季冰封千里的北方了。可以想見,內丹養生功深的張三豐真人當年植下這傲寒長生的“耐冬”山茶,很大程度上正是象征了道教哲學及修煉中所主張的“我命在我,不屬天地”以及“道在養生”、“仙道貴生”的深刻思想。而此山茶怒放之時,又似落了一層厚厚的紅色的雪,其美景又給文人墨客以靈感。清代大文學家蒲松齡在嶗山居住時即受此山茶花樹之啟發,寫下了《聊齋志異》中的名篇《香玉》。文章中身著紅衣,令人見而忘俗的花神“絳雪”,其實就是蒲老先生對張三豐手植的這株山茶花樹所進行的藝術塑造。而隨著《聊齋志異》成為世界文學名著,嶗山山茶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今天,嶗山及青島各處都有“耐冬”山茶,實在是張三豐真人的一大功勞。而自張三豐以后,嶗山各道教宮觀也開始大興栽植名貴花卉之風:太清宮除山茶外陸續從南方引栽了桂花、梅花、燈臺花、銀薇、小葉黃楊等;上清宮則引植牡丹、玉蘭、紫薇、芍藥等;其他玉清宮、華樓宮、明霞洞等亦均各有名花引植入院。所以,張三豐當年在嶗山移栽樹木花卉,為中國道教宮觀園林增添了意韻深遠的哲學底蘊和美學內涵,對明朝以后的道教建筑文化產生了相當重要的影響。當時全國各地較著名的道教宮觀,都非常重視具有象征意義的花卉樹木的栽培,而且不同派系的道觀長期栽種象征本派特色的花卉。例如全真道華山派的道觀中多栽植紫薇以象征門派,這是為了紀念五代時華山道教中杰出的養生和數術大師——陳摶老祖。據傳他著有奇書《紫微斗數》,乃是與奇門、六壬相比肩的數術絕學。這種以花卉象征道派傳統的方式,其實也正符合了道家所提倡的“道法自然”思想。

  當然,作為以養生武學揚名天下的道教宗師,張三豐三住嶗山更大的貢獻還在于他將所創的道法在嶗山發揚光大。前面已經提到,張三豐出家入道的因緣乃是由于幼年的眼疾。其雙眼得云庵道長的妙手治療痊愈,而張三豐自此亦深得道教醫學真傳,精通醫理。在他第三次返嶗山后,便將道教醫學和內丹養生結合起來研究,再加上他馳名天下的道家武學功夫,一并傳授給嶗山道士。這樣,直接和間接地培養出了一批發展嶗山道教、光大全真門派的中堅力量。在明代中期,即先后有兩位盲道人受教于張三豐而名揚于世。

  第一位是徐復陽,字太和,號通靈子,山東掖縣人。他生于明憲宗成化十二年(1476年),自幼因瞽目而遭遺棄。十幾歲時流浪至即墨鶴山,在鶴山遇真庵出家入道,拜曾得張三豐真傳的龍門派道士李靈仙為師。李靈仙深通醫理,診得弟子徐復陽瞽目的主要原因是肝氣過盛而郁結于目。故他一方面傳授給徐復陽道教內功以疏通氣血、內培元本;另一方面又施以藥物配合其內功鍛煉。數年后,徐復陽在師父的調理教導之下重見光明。后又有緣跟祖師張三豐學習道教經典及武學,修煉功夫更上層樓。他還效法三豐祖師的練功道路,在鶴山遇真庵面壁9年,功成后任遇真庵之主。徐復陽開創了全真龍門派的一個新支派——鶴山派,成為該派祖師。明朝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他被皇帝敕封為“中元永壽太和真君”。同年飛升于鶴山,在世80歲。遺著有《迎仙客詞》。

  第二位是孫玄清,字紫陽,號金山子,山東壽光人。他生于明武宗正德初年,同徐復陽一樣,自幼也是雙目失明。不過他先是出家為僧。20歲時來到嶗山,聽說了徐復陽的事跡,便棄佛而入道,禮李顯陀為師,在嶗山明霞洞修行。機緣巧合,遇到了常在后山洞中靜修的道教宗師張三豐,遂得張三豐傳授靜心養性之法和陰陽顛倒五行之術。孫玄清逢此難得的機會,發奮勤苦修煉,20年后終于雙目復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崇好道教的明世宗皇帝聞知此事,詔令赴京。當時孫玄清在京師白云觀坐缽修煉,祈雨有驗。世宗敕封他為“護國天師府左贊、金山子海岳真人”,令他“掌管真人府事”。孫玄清由此也開創了全真龍門派下的一個新支派——金山派,嶗山明霞洞因此成為金山派的祖庭。作為金山派的開山祖師,孫玄清于明穆宗隆慶三年(1569年)飛升。遺著有《釋門卷宗》。可以說,孫玄清是明嘉靖年間全真道士中最為顯貴者;而金山派也是較早融攝齋醮祈禳等正一符箓法術的全真龍門道派。目前山東嶗山、泰山和遼寧千山等地的道教宮觀多屬于金山派。

  提到金山派,就讓人不由得懷念起已故去的當代道教大師、嶗山太清宮監院、道教內家拳的代表人物——匡常修道長。匡道長就是全真金山派的高道。他祖籍山東省膠縣,生于清光緒年間。自幼喜武好道,8歲開始學拳并學醫。青年時代見社會黑暗而于嶗山白云洞出家修道。白云洞屬金山派,匡常修乃承其二十一代衣缽。匡常修的師祖李是慶道長、師父匡真覺道長都是武林高手。匡常修得師祖、師傅的真傳,同時又將他少年所學各地武術精華融匯為一體,上承張三豐祖師之余緒,發展和創新了道家武學。他的武學體系自成一家,名曰:“武當內家拳嶗山派”。該派的功法分為三階段:初級階段為玄功拳,主要是練長勁和硬功,這是基本功;中級階段為玄真拳,著重練剛彈之勁,即將死勁變活;高級階段為玄化拳,練悠勁和氣勁,使拳家身手如神龍般變化莫測,閃打結合,虛實相生。嶗山派內家拳全套拳術為七十二趟,包括刀、槍、劍、棍等器械。還有對打、截打、轉打、連打等功法。匡道長數十年來教授出的道門內外武林弟子不可勝數,其中有不少是全國著名的武林高手。此外,匡道長還深諳道教丹道養生學及醫藥學。他繼承全真金山派的丹道功法真傳,經過多年修持,對先天氣功的煉養有不少獨到的見解和體會;他學醫行醫,數十年來堅持為群眾醫治各種疾病。應當說,匡常修道長多年來內煉丹功,外練武術,兼以醫濟世,這正是張三豐祖師在嶗山開創下來的道派家風。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張三豐對嶗山道教的深刻影響。

  關于張三豐的飛升,也與嶗山有很密切的關系。世人對于張三豐在何處飛升,尚有許多不同的說法。而嶗山北部三標山西麓的玉蕊樓和太清宮東面的八仙墩是其中兩個最有名氣的飛升仙地。據云明世宗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秋的一天,眾人只見張三豐上了玉蕊樓,好久沒見下來。上去尋找時,只見到他的一件布衲和一雙芒鞋,此后再無人復見其面。今嶗山玉蕊樓旁有一巨石,人稱“邋遢石”,即張三豐所遺履衲之處。而在八仙墩北面有一座石塊疊成的“張仙塔”,也是紀念張三豐在此羽化成仙的古跡。

  今天漫步在雄、秀、險、奇,風景如畫的嶗山,我們在許多地方都能夠看到與張三豐有關的道教文化遺跡。一代道學宗師的事跡使人遐想聯翩,他的崇高風范令后人無限景仰。在當今的這個世界上,日趨激烈的社會競爭使人們疲憊不堪,物質欲望的無限追求又令人們竭盡精力,而人性的自我迷失也愈來愈導致全人類生存的真正危機。我們能否在名與利的角斗場上退后一步,來到嶗山這樣怡人心性的洞天勝地,來尋覓一下真正的自我,來傾聽一下古老而又恒新的道學智慧。如果用心,便會依稀聽到一位逍遙灑脫的“邋遢神仙”向我們高唱:“快,快,快,紅塵外。閑,閑,閑,白云間。妙,妙,妙,松崖一聲嘯。來,來,來,蓬島瑤花開。”

上一篇:王常月
下一篇:張廉夫

更多+友情鏈接

快乐彩开奖